CNZZ_AD_BATCH('283270,283269,283268,283267,283266,291553,283265,283263,283256');
欢迎来到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 今日热帖 >
今日热帖

不是所有的洞穴探险者都会经历这一切_户外

2020-12-03 03:42责任编辑: 博尔塔拉新闻资讯来源:
  
勘测信息
时间:2020年11月28号
地点:彭州葛仙山
勘测人员:瞌睡叔叔、飞飞、余老师、炯叔、冒号、千羽、小陈、小智。

葛仙山原名白石山,相传为仙人葛永璝白日升天的地方。葛仙山出名的除了庙宇以外还有多处奇峰怪石以及几段残存的寨墙。但葛仙山最大的特色还是它有着众多的山洞。

早上8:30,瞌睡叔叔一行8人从成都出发,一路向北,从高速到环山路段,用了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洞穴的位置在乡间公路旁隐秘的树林里,所有人员在路旁进行换装、器材准备,一直到10:30,整队出发!由于缺少洞穴准确的位置信息,我们只能凭借老乡口中所说的“那边”进行地毯式搜寻。好在探险队的人员经验丰富,通过卫星地图的帮助,借助山势的走向及现场岩层的发育情况进行判断,很快我们在岩壁一角发现了洞穴的入口。洞穴入口呈方形,高约3米,有人为装钉的木棍,但其本身间隙很大,更像是有人肆意破坏过。

众人来不及休息,纷纷进入洞穴。冬季作为枯水期,洞穴入口都有小股的水流在缓慢流淌,沿着洞道的痕迹继续前进,整条洞道像是峡缝一样,只容得一人通行,同时洞穴里的水也越来越多。渐渐的,水从脚踝淹没到了膝盖,为了确保不失温,大家迅速换上潜水服、涉水裤(小贴士:失温,是洞穴的杀手之一。因为,人体在水里散失热量的速度比在同等温度的空气中快25倍,失温的后果是手指、脚趾冻僵,并引起抽筋甚至昏迷。小小的失温在平常的环境中显得那么不起眼,但如果在洞穴里发生,就不只是昏迷这么简单了)。沿着宽度大约1米的洞道往里面走,水位直接没到了腰部的位置。

水变得浑浊,根本看不清落脚的地方,只能用手轻轻扶住岩壁试探性的往前落脚。前方的洞壁越来越矮,但再无其他支洞,为了探明内部的未知区域,我们只有继续往前。两个先锋瞌睡叔叔和余老师首当其冲,他们侧身以跪姿俯身的形态通过,脸近乎贴到了水面,双手撑在水中,水的温度直逼零点,慢慢浸冻整个手臂,让人难以忍受,我们在水中艰难的向前挪动身体,好在这样难度的地段并不长。余老师过去后,我们在另一边静静地等待消息。

“可以过来,这边还有空间”余老师在对面说到。大家也纷纷起身,一个接一个的通过,最后留下4人:飞飞、冒号、小陈、小智,运输装备物资。由于包里装满了各种器械、仪器,根本沾不得水,只能在水中通过人工传送。一段艰难的运包工作结束,内部相对于外界来说更加干燥,没有成积的水流,但同样可以用潮湿来形容,岩壁上挂着一只成年的蝙蝠,仔细观察地面可以看到白色的马陆,由于洞穴黑暗的环境,它逐渐变得透明,说不定视力功能也退化了。

大家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简单的吃起路餐。小陈吃着路餐,同时也打量眼前的这块岩壁,突然:“这里有个化石!”,他惊喜地说到,大家纷纷凑上前来,果然岩壁上有一块一指长的珊瑚化石。这种化石我们俗称“珊瑚玉”,由于单体珊瑚的外层细胞具有分泌石灰质外骨骼能力,石灰质包裹住软体部分,形成了珊瑚的外壁。这一发现也间接证明了这里,亿万年前是海底世界!

约十分钟后,大家继续往前推进,这里是个分岔路,前方的路越来越窄,炯叔一人前往进行探路,果然不出所料,前方没走多久就已完全封死,“换条路试试?”瞌睡叔叔说到。于是大家全体向后转身,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我们回到分岔路,开始探索一旁不起眼的侧洞道,先锋瞌睡叔叔在前,拍摄在后,一行8人直径向侧洞道的黑暗中走去…

沿路多了许多泥沙,泥沙中伴随着被雨水冲进洞穴的各类杂草和垃圾,许多岩壁都失去了菱角,很明显之前有人来过,并且为了方便前行对岩壁进行了“清理”。走着走着,感觉越来越冷,走到一处地段,能感受到明显的凉风,“没错,这里是风口了。”瞌睡叔叔说到,我仔细地观察着岩壁,发现岩壁上有部分尺蛾,尺蛾一般存在于洞穴的不深处,可是我们走了那么久了,那只有一种可能:这里还有其他一个洞口!

在洞壁高约两米的位置,有一个斜向上的洞道,为了探明此处是否会通往外界,队里的几个攀岩高手准备上去一探究竟。沿着上面的洞道走了不到二十米,他们发现这里的确有另一个洞口,但已被人用石块从洞外封得严严实实,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封死的洞口另一侧,有一狭窄的地缝,可以看到外界的光线,但普通人根本过不去,队员中一位比较瘦小的队员可通过,并尝试对此洞口进行定位,但非常遗憾,通往外界的缝隙中没有信号。几个攀岩高手回到风口处,准备再寻洞口,前方是另一个小洞道,只有匍匐才得以前进,一群人艰难的在洞道里爬行,全身裹满淤泥,淤泥的尽头却被牢牢堵死,余老师挖开其中的淤泥,试图进入。无奈,只有原路返回了,再次回到风口处。大家原地休息,你看我我看你,相互打量着彼此狼狈的形象。

稍作休息开始返程,很快,我们回到了艰难运输背包的那个位置,不过却有了新的发现。原来在水面的一侧还有一个极小的地缝,只有通过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到,要想通过,必须将身体完全潜入水中,只留一个鼻子在水面保持呼吸,才能勉强通行。冰凉的潭水浸湿了潜水服,身处其中必须承受强烈的压迫感:眼上是洞壁,眼下是水潭,头部被卡在洞壁与水潭之间。队员们在水中缓慢的移动,越走越深,越走越凉…

追寻未知,一直都探洞者的目的。这个洞穴带给我们很多惊喜,有水洞、疑似洞穴的出口以及泥泞中的爬行的难忘记忆。洞穴是一种特殊的自然现象,但它所包含的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家们感兴趣的诸如地下水资源开发、喀斯特发育研究或洞穴生物演化等等这样的自然科学问题,更包括了丰富的与洞穴有关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