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ZZ_AD_BATCH('283270,283269,283268,283267,283266,291553,283265,283263,283256');
欢迎来到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 今日热帖 >
今日热帖

送你一座5267的山峰_户外

2020-11-21 03:40责任编辑: 博尔塔拉新闻资讯来源:
  

                                                                   

去年与朋友定下20年to do list5件事,想来目标太大,任务太难,眼看着20年要过完了,最终也只完成了一件——登一座5000+的雪山。

事实上,这仅完成的一件在定下目标的两个月内,在19年进入最后十天倒计时之际已经达成。忽悠了一群朋友,兴冲冲直指大峰。

还记得那时候出发前也是各种不安,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登顶,会不会有状况外情况发生。直到做到了后,才确信自己可以。

而二峰则留给了今年。

又住回了董姐家,董姐头发剪短了,人黑了不少,一问果然是把四姑娘山镇能爬的山,能去的点都去了。但是人还是一样热情,一样精力充沛,一样细心,还帮我们住房升了级,耐心叮嘱我们不能用空调,要适应海拔和温度,明天去山里了条件艰苦。一瞬间找回熟悉的回家的感觉。





自己组织是一件愉快又麻烦的事情,出发人员除了此刻码字的我自己,全部换了阵容,路却还是那条路。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以同样的方式重复去过川西任何一个地方,如果不算多次路过的新都桥,如果不算游客打卡四姑娘山景区后再长穿毕,如果不算总是走不穿的贡嘎环线,如果不算……算了算了,收回上句大话。哈哈。但是呢,大二峰登山前面相同的这10公里,走在熟悉的路上,同样的目的,隐约还记得去年停留拍照的地方与打闹;还记得眼前的灰黄树叶上一次来还是覆盖着薄雪;记得路边不经意一汪不起眼的小水池曾一半结冰一半清澈,还有牦牛正在喝水。



 

却记不清当时的路是不是难走了,似乎一路带着晋晋,走得并不快,因为挂心着她的状态和步伐,所以也顾不上自己,又或者是因为走走停停等等她,所以休息得很好,所以才不知不觉走完了12公里。




 

而这次呢,终于凑足了我的梦幻阵容——全团我最弱,一路走走停停,也知道路延伸向哪里,大致会是什么样的状况,所以并没有负担。天气很好,晴空一片,万里无云,我知道我一定能上去,只是花多上时间,经过怎么样的过程上去。这种自信是去年没有的,似乎也是之前的路上很少有的。徒步爱好带给我的成长肉眼可见,正如我问另一个小伙伴,马洛斯因为“山就在那儿”而登山,斯科特因为“第一个脚印的魅力”而登山,那你的答案是什么时,我也在思考,我的答案又是什么?




 

登山的路上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一个人思考,有足够的音乐和周围的景致让你晃神的片刻不至于无聊,虽然走在广袤无垠的山脊,但是却有最舒适防护的个人空间,足够用以思考,足够感受内心。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看着山壁总是会觉得是地球作为一个庞然巨物的肤表面凹凸不平,形态各异的细微隆起。如果让自己的视线随着无人机起飞,眼下的巍峨就会慢慢变小,变平整,变暗淡,直至微不足道。带着这样的上帝视角,人类微不足道,如细菌般的我站在这里,与站在山巅与它又何妨。可就是这样的渺小虚无感,让我觉得想要反抗,想要证明并不是这样,想要去到高一点,再高一点的地方,想要触摸我的极限。走过4668米,我已经超越了昨天以前的自己;走到5025米,我站在了方圆至少1公里的最高处;来来回回,兜兜转转,一年时间,下去再上来,这次我到了5267米。每一次,我都更接近那个遥远未知的存在,每一次我都站在山顶,也许能够被看见。这,也许就是我登山的意义。





 

而风景呢?最壮阔的似乎是别人的无人机大片,最美的似乎是事后回看的照片、视频。身在当下,只记得如傻子一般,好像忘记了所有,脑子一片空白,也没有心思陶醉于那一刻当下的美。虽然这样,但还是被眼前辽阔整齐的地平线所震撼,越过重重山巅,远处的天像是被快刀切开一条缝隙,在深黑与深蓝之间一丝极美的橘色线条。星空早已悄然淡去,但仍可以看到金星、角宿一、水星,然后顺着它们的连线,就是我们等待的地方,就是太阳即将现身的地方。在法语中有一个短语描述这样的时刻,狼狗时间,指的就是在那种将亮未亮的时刻,见到的事物影影绰绰,此时远方如果有一个犬形动物,你也很难分辨它到底是忠诚的人类朋友还是危险的凶猛捕手。在冉阿让那里这个时刻充满逃离与追捕的危险气息,在骆以军口中则充满了朦朦胧胧的浪漫气息。这样的时刻可以充分调动人的五感,激发人全部的感知。





 

而关于山顶的日出,除了给你放上一段延时拍摄,还想与你分享在下山后看到的毛姆在《刀锋》里一段描述拉里在印度隐居于小树林,生日当天早起爬到山坡看到的景色。请允许我引用在此“当时还是黑夜,但是,星儿淡了,说明白天就要到来。我怀着一种古怪的期望心情。光线开始一点一点地,几乎使人察觉不到,缓缓透过黑暗,就像一个神秘的身形蹑足穿过树丛。我感到心跳,就像碰到危险似的。太阳升起来了”



 

天气晴好,协作说无风、无雾、无云的天气几近罕见。通透性太好而没有分红或者暖黄色的日照雪山顶,但是一览无余的雪山和云海足以弥补一切。想来一路上无雪,走在巨石峭壁上,心惊胆战,如果遇到地面暗冰或者其他,未必我能轻松上来。再次感慨如果真有注定,那这一切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