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ZZ_AD_BATCH('283270,283269,283268,283267,283266,291553,283265,283263,283256');
欢迎来到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博尔塔拉新闻在线 > 今日热帖 >
今日热帖

2019 帕米尔列宁峰攀登考察报告_户外

2020-04-27 06:05责任编辑: 博尔塔拉新闻资讯来源:
  

1 山峰概况

Lenin Peak列宁峰,39.34690°N / 72.86920°E,俄语Pik Lenina,位于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边界帕米尔高原上的一座海拔7,134米的山峰,距离中国新疆喀什300多公里;吉尔吉斯方向攀登列宁峰的接近性和攀登路线容易,所以绝大多数都从吉尔吉斯方向攀登列宁峰。

前苏联1934年首登列宁峰,列宁峰也是世界上最易登顶的海拔超过7000米的山峰之一,之前的欢迎程度仅次于同为帕米尔高原上更容易攀登、海拔和安全性高一些的慕士塔格峰,近些年因为性价比超高的原因,重新返回全球最受欢迎的7000米山峰。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列宁峰大本营夏季攀登季节期间接待的攀登和徒步爱好者有千人的规模。

这几年我一直在寻找一座合适攀登的7000米山峰,国内的慕士塔格峰缺乏技术性、手续繁杂、收费偏高,所以一直没有攀登计划;2018年两位攀登过列宁峰的国内山友推荐了列宁峰,经过详细了解后,锁定了列宁峰,主要原因一是国际上非常成熟的山峰,大本营和C1有较完善的营地设施;二是有一定的技术性,攀登价值高;三是攀登方式灵活,可以自主攀登、半自助或者商业攀登均可;四是收费合理,自主攀登仅400美金/人,半自助配备向导1800-2000美金/人;五是中国护照可以在吉尔吉斯政府的签证网上直接申请电子签证(www.evisa.e-gov.kg),方便快捷。

经过和列宁峰攀登组织的最大的一家当地公司Central ASIa Travel 接洽,我确定了2019年7月份参加他们公司的7月1日-7月18日的配备向导的半自助攀登队伍,对方负责从中国新疆喀什与吉尔吉斯的边境接送到列宁峰大本营。


2 气候条件和攀登季节

列宁峰的攀登季节在每年夏季的6月底到9月初,通常的攀登周期20天左右,有多条攀登线路。天气最稳定的7月下旬到8月上旬这段时间,绝大多数人选择的是经典的最安全、技术难度低的北线,即图中的1号线路。

攀登线路图

列宁峰的官方定级是俄罗斯系统的5A,但是俄罗斯系统考虑了海拔因素,实际上列宁峰的经典传统路线的攀登难度比官方级别低许多(图中的1号线),应该在国际登山难度等级(IFAS)的PD+。

“5A
- 在海拔3000-7500米之间的山峰上升至少600米或在此高度处上横穿,路线上将有III-IV的长岩段,或者300到400米或更多的冰雪段。该路线可能需要10-15小时或更长时间,并且需要插入20- 40个或更多的岩钉用于保护。”

7、8月份的夏季的列宁峰地区,从3600米大本营到7134米顶峰的温度范围在20度到零下30多度,风速从0到50公里/小时,列宁峰以天气多变闻名,各种各样的气候条件都是可能的,特别是在靠近山顶区域,包括大风,极端低温和积雪,正确装备和准备是很重要的。
我在尝试冲顶的时候就遭遇到突然变化的恶劣气候吃了大亏(后面会详细提及)。
列宁峰的白天阳光直射强烈,列宁峰在C3之前经常会看到穿短袖登列宁峰的西方登山者,我在拉练阶段上C2的时候热得只穿一件长袖T恤衫;阳光强烈还会造成身体消耗水分多,一定要注意及时补水。

列宁峰位置图
3 列宁峰营地情况
经典的北线路线设有4个营地,分别是大本营BC(海拔3600米), 前进营地C1 (海拔4400米) ,高山营地C2(海拔5300米)和C3(6100米)。
大本营BC(海拔3600米),设在Achik Tash山谷公路的终点的平整草原上,有住宿帐篷,厨房,桑拿和淋浴房,厕所,排球场和蒙古包餐厅;
C1建在海拔4400米的列宁峰冰川傍边,有住宿帐篷、蒙古包餐厅和厕所;大本营到C1的路程在12公里左右,4-8个小时,其中要翻过4200米的一个山口和横切一长段滑坡落石区;马帮负责大本营和C1 之间的物资运输;
C2在海拔5300米的山坳斜坡上,从C1凌晨4点左右出发后,一直向上走! 首先沿着列宁冰川上坡到宏伟的山脚下,然后在陡峭的雪坡上越过危险的冰裂缝,有一段80米长、35-40度的坡度的雪坡; 危险路段一般铺设了路绳索;注意多带一些水和防晒措施, 穿过斜坡向右行进,越过俗称“Frying Pan煎锅”路段到达C2营地,全程约6到7个小时;到C2的路段要用结组方式尽早通过;
C3在海拔6100米的山峰顶上;从C2号营地,沿着30到40度的陡坡爬到山脊上,然后向左边走完一个漫长而近乎水平的斜坡,最后是爬完一个35度、雪深和风大的一个绝望坡! C3营地终于到了,全程约5到6个小时。
4前期准备工作
关于签证
在吉尔吉斯政府的www.evisa.e-gov.kg电子签证网站上,1个月单次电子签证40美金,上传电子照片和护照页,填写基本信息,5个工作日就签证就办好了。只是在签证费支付上,我的大陆信用卡支付不了,最后请一位海外朋友代付的签证费。

装备检查和补充采购

仔细检查了装备,虽然装备齐全完整,但还是特地补充采购了一副登山眼镜和攀登手套做为备份使用,登山这些核心的小装备非常关键,要慎之又慎。

其他方面

虽然当地会提供高山食品,但自己还是自备了一些自己喜欢的高山食品,比如果珍,干果,牛奶片等;

喀什酒店预订了当地特色的努尔兰饭店,在喀什老城区,傍边有个大超市,购物、游览和交通都很方便;

航班预订是成都到新疆喀什的,提前一个月预定的机票,价格很实惠,1320元人民币。
5攀登过程

5.1
抵达列宁峰大本营

2019年6月29日抵达喀什,在喀什老城游览休息后,7月1日从喀什出发过伊尔克什坦陆地口岸当天抵达列宁峰大本营。

喀什老城
努尔兰饭店
烤包子
到乌恰县 1个半小时路程,
喀什客运站(火车站对面的),车票29元小车25元大车到乌恰,加10元/人送到海关入口登记处,换海关指定的客运轿车或商务车2公里到海关边检口岸检查和放行,喀什然后继续行驶100公里到斯木哈纳口岸(中午2点到4点半休息不开放)
口岸放行后步行600米,中间路过77号国境碑,吉尔吉斯哨卡检查护照后乘坐吉尔吉斯小车2公里到(200som约20元人民币/人)到边检海关(中国人会被叫进办公室要钱,500som约50元人民币),海关窗口的一位人员叽叽哇哇了吉尔吉斯健康证的事情,出边检200米处有吉尔吉斯车辆等候去奥什。
伊尔克什坦口岸
77号国境碑
过境意示图
因为我约了车辆,车辆直接开到边检门口接,开了10公里处有个护照检查站。
边检到列宁峰大本营距离在130公里,17点半出发,21点到,3个小时左右。接我的是一辆新丰田越野车,司机是个20岁左右的小伙,没去过列宁峰大本营开错了路,拐进列宁峰方向草原前一直和雪山平行开进,无敌的雪山草原风光,牧民点和成群的牛羊,看到牧民点大多有车辆和汽车房屋。吉尔吉斯经济落后,路边的村镇比较破旧。
接我的吉尔吉斯专车
列宁峰草原的牧民点
吉尔吉斯路边的村镇
吉尔吉斯路边的集市
Central asia 的大本营设施齐全,住宿帐篷宽敞,我单享用了一个大帐篷,餐厅帐是圆形的吉尔吉斯牧民大帐,电力24小时供应, 厕所是蹲式冲水。
我的帐篷
厕所
洗手台
大本营
蒙古包餐厅
配备的是登过列宁峰的第一向导是乌克兰人Sagi和第二向导 尼泊尔夏尔巴Jamling(未登过列宁峰),他俩检查了我携带的个人装备;团队成员4人,非常国际化。
比利时人Peter,在银行工作,彬彬有礼,风趣幽默,会说英语和德语,登过慕士塔格峰,这次列宁峰拉练到了C2后就放弃提前离队;
德国人Evan, 体力好,跟乌克兰向导形影不离,不会说英语,和我交流要Peter来翻译,到了C3放弃冲顶下撤了;
英国华人Meiling(女),教师,体力一般,热情,喜欢跟人交流,到了C3放弃冲顶下撤;
另外一位新加坡华人队员突然家里有事情,我到达的当晚遗憾离队返回新加坡。
Evan, Peter和Meiling

5.2
大本营和C1适应

7月2日-4日 在大本营和C1适应
7月2号
大本营适应
昨晚一觉到5点醒(北京时间7点),懒懒地到7点起来,早上感觉比较冷8度左右,公共帐篷有火炉但是没人在里面。8点早饭时候才有人出来吃早饭。早饭是粥、奶酪和火腿等西式早饭。饭后阳光高照,老外们立刻短袖或光着膀子锻炼身体。大本营医生测我的血氧97 心率67,就是血压150偏高了。
上午我们组一行6人走了3公里到大本营湖泊,中途观赏了列宁峰的全貌!湖泊周围野花盛开,湖水清澈,野鸭游弋,乌克兰向导跳进湖中裸泳!
今天阳光高照,午饭搬到大本营的露天场地,是丰盛的鸡排+蔬菜汤+蔬菜色拉+餐后水果。还展示了如何做抓饭。
下午领取高山食品,整理了物资装备。明天上4400米的C1,然后是C1-C3之间来回的适应和拉练,计划是7月12-13日冲顶。
7月3日
大本营到C1 7小时 12公里
早上7点早饭,称重马匹驼运到C1的包,我的驮包只有10.5公斤,3美金1公斤合计31美金,同组的其他3位队员让马驮的物资都在20公斤上下,他们特别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我把重的物资技术装备和食品等自己背,穿高山靴去C1,轻而体积大的睡袋防潮垫羽绒服等让马驮,自己的背包重19公斤。
进入山谷前的草地上遇到不少的土拨鼠,山谷岩壁上钉了4-5块在列宁峰遇难的纪念铭牌。乌克兰向导判断失误,没有继续爬升而是下到河谷对岸后再被迫折回,回到正确路线后大批徒步去C1的人和马帮赶上来了,一匹马接近垭口路上闹罢工把路彻底堵死了,我们直接上切绕过拥堵上到4200米的垭口,下降200米左右沿着山谷前进,现在河谷对岸就是列宁峰了! 爬升回到4200米海拔后下降到河谷,过河后又是爬升回到4200米海拔,开始进入冰雪地形,6月底下雪多导致雪厚,有几处小冰河,小心翼翼通过,远远看到Central Asia的C1帐篷,继续走了1个小时才到。
今天走了7小时,12公里,爬坡多。我们一行6人,我虽然背负重一些但是速度较快,总体满意。
7月4日 C1适应和培训
昨晚睡觉不太好,睡了1-2个小时就会醒过来,天气很好直到7点半起来,等到9点才吃早饭而且没有热水,大家又渴又饿。10点开始培训冰川行走,乌克兰向导Sagi要求我一只登山杖+冰镐, 沿绳上升一定要用一只手上升器另一只手抓绳子(不能用冰镐),而且不让我用克氏抓结,要用他的巴夫曼结! 另外模拟了过锚点和意大利半扣下降,过锚点的时候用主锁挂在蝴蝶结上交替解挂上升器,培训内容比较另类。
下午整理装备,明天一早起来去C2。
C1营地

5.3
海拔适应和休整

7月5日 C1去C2 10公里 7小时
凌晨3点起床 穿戴装备早饭后4点20分出发,一路上我紧跟乌克兰Sagi向导,4600米处穿冰爪开始结组和爬雪坡,冰裂缝深不见底,到4900米海拔铺了路绳,5点半天亮,雪还是硬雪好走。今天天气阳光明媚,9点开始暴晒,脱得穿一件长袖衫还是热! 10点到了5050米海拔处因为结组脱衣不便,热的我几乎要中暑了,1L水也喝光了!到C2最后一段路叫“FryingPan煎锅”,口干舌燥走的崩溃,走到5300米海拔要下降100米再上升100米,我几乎是一步一挪走到C2的。一路上遇到不少上下C2的登山者,还有运输物资上山的夏尔巴。 运输物资的夏尔巴走的速度很快,同时出发的,我们离C2 还有1小时的地方遇到他们返回了。
今天背负20公斤,11点到的海拔5300米处的C2,7个小时,气温高的几乎要脱水,到了C2觉得头晕脑胀,赶紧烧水喝热汤,下午帐篷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测了血氧和心率都在72,血氧偏低!
同组的另外两位队员Peter和Meiling下午3点在夏尔巴Jamling的陪同下疲惫不堪地到C2。我给大家煮了热果珍喝。 Peter和我同住一个帐篷,状态很差,吃不下东西。
7月6日 C2 到C36个小时
今天乌克兰向导Sagi,德国队员Evan和我一行三人8点二十分出发去C3eter和Meiling状态不好就留在C2了。C2一出发就是爬海拔上升300多米的大坡,累! 今天本来我特意减负2公斤,Sagi昨天把30米路绳放在我帐篷,今天出发的时候我以为要结组就把绳子扛上了,爬上大坡后Sagi和Evan等了我20分钟,Sagi才说今天路绳和安全带主锁技术装备都不要的,他没交代清楚! 我倒?我跟Sagi和Evan说了一下,把绳子放路边的一个标记处了,明天回来拿。后面走了一段缓坡后就是是海拔急剧上升的大雪坡,我背负轻了又吃了两个能量胶,速度一直紧跟着Sagi,感觉得到Sagi喘气很厉害,终于下午两点20分熬到C3,Sagi估计走的太累了对留守C3营地的夏尔巴大发脾气! 我也累的够呛,有点头疼,气喘的厉害,进帐篷烧水喝后测了血氧只有48,心率90! 赶紧喝了点热汤,在睡袋躺着休息了1个小时,测血氧回到60 心率 80。
途中遇到几批西方登山者从C2 背滑雪板到C3然后滑雪下来的。
有一位法国人在C3肺水肿被救援,被拖着从C3下到C1接上直升飞机, 后来我下山休整的时候才知道当天救援小组缺绳子,正好看到我放在路边的绳子雪中送炭就拿去救援使用了。
下午C3开始变天,刮风下雪,气温骤降。 我咨询了留守的夏尔巴,他说C3到顶峰的路还没通,目前还没有登顶的登山者,而且这种恶劣天气下是不可能登顶的。我本来想次日冲顶的计划只能放弃。
7月6日 C2 到C36个小时
今天乌克兰向导Sagi,德国队员Evan和我一行三人8点二十分出发去C3eter和Meiling状态不好就留在C2了。C2一出发就是爬海拔上升300多米的大坡,累! 今天本来我特意减负2公斤,Sagi昨天把30米路绳放在我帐篷,今天出发的时候我以为要结组就把绳子扛上了,爬上大坡后Sagi和Evan等了我20分钟,Sagi才说今天路绳和安全带主锁技术装备都不要的,他没交代清楚! 我倒?我跟Sagi和Evan说了一下,把绳子放路边的一个标记处了,明天回来拿。后面走了一段缓坡后就是是海拔急剧上升的大雪坡,我背负轻了又吃了两个能量胶,速度一直紧跟着Sagi,感觉得到Sagi喘气很厉害,终于下午两点20分熬到C3,Sagi估计走的太累了对留守C3营地的夏尔巴大发脾气! 我也累的够呛,有点头疼,气喘的厉害,进帐篷烧水喝后测了血氧只有48,心率90! 赶紧喝了点热汤,在睡袋躺着休息了1个小时,测血氧回到60 心率 80。
途中遇到几批西方登山者从C2 背滑雪板到C3然后滑雪下来的。
有一位法国人在C3肺水肿被救援,被拖着从C3下到C1接上直升飞机, 后来我下山休整的时候才知道当天救援小组缺绳子,正好看到我放在路边的绳子雪中送炭就拿去救援使用了。
下午C3开始变天,刮风下雪,气温骤降。 我咨询了留守的夏尔巴,他说C3到顶峰的路还没通,目前还没有登顶的登山者,而且这种恶劣天气下是不可能登顶的。我本来想次日冲顶的计划只能放弃。
7月7日 C3到C23个小时
昨晚上吃了山之厨后腹部排江倒海,有呕吐的冲动,一晚上强制控制住没有呕吐。昨天上C3最后两百米因为天气热又是跟着Sagi的节奏走,取包喝水不方便,我吃了点路边的雪解渴而导致的肠胃问题。
今天我把背到C3营地的冲顶物资,1个气罐、羽绒服和食物等放置好后,8点20分下撤,明显没有体力,比Sagi和Evan慢了一半,3个小时到的C2; 留在C2的Peter和Meiling已经下撤去C1了,Evan 也继续去C1, Sagi看我的确有状况,临时改变计划今天他和我留C2,明天回C1.
下午我反复测了血氧和心率,血氧在45-50之间,心率在80-100之间,身体状况很不理想。
7月8日 C2到C1 7个小时
今天本来6点出发下撤C1的,气罐耗尽跑到隔壁帐篷Sagi去要,搞到6点半才出发! 东欧的向导缺乏服务意识,Sagi作为向导对临时计划改变基本是放任状态。我背到C2的一个气罐因为给Peter使用了导致我不够用,昨天就跟Sagi反映这一问题,Sagi不理不踩。 今天一出发,他一路上催速度,1个小时后第1次休息,后面他喊休息的次数不超过4次,无视我身体还没恢复正常。有一次他说只休息2分钟,我反驳说需要5分钟,因为太热我需要脱衣服!恰好路过的一位夏尔巴看到我满头大汗,非常支持我, Sagi只能默认。
中午11点过了冰裂缝区域,下到了平地冰川区无需结组,我让Sagi先回在C1。之后我慢慢走了两个小时到了C1,共7个小时。 Meiling出了营地迎接我,我还是和Peter一个帐篷。Evan当天去大本营休整了。
到了C1后我胃口大开,午饭吃了两份汤,1份冷餐和一份主食。然后赶紧睡觉,一直睡到晚上8点Peter叫吃晚饭!晚饭全部吃个精光,晚上又继续睡觉!
这次上C3拉练,身体出了状况,元气大伤。
7月9日 C1到BC 5个小时
今早8点起来,收拾行李,Peter、Meiling、夏尔巴Jamling和我一行4人下BC休整。 早饭的时候,Meiling问昨晚睡得如何? 我说看Peter的反应就知道了,Peter顿时说 昨晚Tang呼噜很响,我说了4次come on,他理都没理我”。10点出发,一路上欢声笑语,5个小时慢慢走到海拔3600米的BC。


途中在4200米的垭口给masherbrum的logo拍了张照片。BC6天不见,增加了一些设施,客人也多了一些,洗澡也弄好了。明天继续BC休整。

Peter之前登过新疆的慕士塔格峰,这次列宁峰拉练使他感觉很疲惫,所以他决定放弃登顶,到了大本营之后就乘车去奥什开始返程了。
7月10日 BC休整日
昨晚等到晚上10点半才桑拿房洗浴,9天没洗澡了,洗的惬意!昨晚饭发现大本营人几乎住满,人太多坐不下。今天早饭的时候遇到本来要7点出发去C1的夏尔巴chandra,他说也是因为早饭供应问题导致他和6位客人没有按时出发
早饭时候在医务室检查了一下,血压120 血氧87心率65,晚饭自己测了一下,血氧91心率62,恢复比较快。Evan早饭后就出发去C1,准备7月13日冲顶。
上午洗衣服,今天天气好,下午都干了。
下午懒懒的躺在帐篷里休息听书,去大本营仓库里补充了两包方便面和奶粉,火柴等。
看天气预报,7月11日-15日出现了一个窗口期,晚上集体确定了计划7月14日登顶的计划。
5.4 冲顶
7月11日 BC到C1 9点-16点 7个小时
今天大本营出发后10分钟,Meiling突然说她想回去,感觉身体状态不好。我觉得是她没上C3对登顶缺乏信心,所以跟她说 要不你走到山口再考虑一下?”1个小时后到了山口Meiling继续前进,没有打退堂鼓! 途中遇到一位从C1返回的爱尔兰登山者,他前天到了C3遇到恶劣天气只能放弃登顶,一见到我们就大骂列宁峰的鬼天气!
今天阳光明媚,风小,大本营只休息了2个晚上,身体疲劳感还是较强,虽然BC医生和自己测的血氧和心率在90和70左右,今天一出发就是觉得不够兴奋,腿软无力。正好Meiling走的慢,这样也好,边走边调整。
一路上慢慢走,在负重8kg的情况下走了7个小时才到C1. 到了C1,觉得身体反而兴奋起来了,收拾行李明早出发去C2! 中午时分翻过垭口的时候,夏尔巴的对讲机里说,3个美国人登顶了!到了C1,获知今天一共有9人登顶。今天的天气的确好。
7月12日 C1到C27个半小时
今天4点20分出发,感觉体力恢复过来了,1个小时到了换冰爪处,一路上都是头灯,还是熟悉的爬雪坡,5点半天亮熄灭掉头灯,Meiling、夏尔巴Jamling和我一起结组,Meiling走在最后,我在中间,她的速度跟不上来,经常被我拖着走,还导致雪坡后面队伍拥堵。后来我提议把她换到换到了中间,结组的速度比较正常。上午10点到了海拔5300米处,太阳高照,温度高了起来。11点40到了C2,比我上次慢,但是更轻松。5天后回到C2,温度明显高了几度,无论是路上还是C2的雪都化了不少,下午在C2帐篷里热的坐不住。这次和夏尔巴Jamling住一个帐篷,他带的食物多,中饭和晚饭都煮了方便面吃。
晚上测了血氧77 心率85。
远看C2营地
7月13日 C2到C3 4个半小时
昨晚后半夜下了小雪直到早上8点,本来计划5点出发改到上午9点半出发了。今天不用结组,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走,50分钟从C2爬到5600米处,一路上和3位登山滑雪者一个速度。从5800米开始爬大雪坡,途中遇到从C3下撤的俄罗斯老大爷一行三人!他们本来计划今天冲顶,因天气恶劣放弃而下撤,他们说Sagi和Evan继续滞留C3一晚。下午13点半开始下冰雹,又冷又疼!冒着冰雹走了半小时,熟悉地钻进上次住过的13号帐篷,幸运的是上次储存的气罐还在,其他物资也在,赶紧烧热水,吃了麦片午饭。Meiling和夏尔巴Jamling下午3点半才到C3,被冰雹敲打了2个小时,苦不堪言。
晚上20点,夏尔巴Jamling接到C1营地的通知,说明天7月14日天气恶劣无法登顶,可以在C3等一天,7月15日天气晴朗可以冲顶。列宁峰的气候变化实在是快,3天前的天气预报完全颠覆了。
晚上20点测了血氧74心率100。
7月14日 C3等候一天
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雪,前半夜我担心帐篷会被雪压塌一直没敢睡,半夜检查一下帐篷觉得牢固一觉到5点半。上午8点Sagi和Evan放弃冲顶下撤,Sagi建议我,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在C3等候数日。可是我的气罐和食物只够到明天的?昨晚的雪把我的帐篷覆盖了1米高,前后门开不了,请夏尔巴从外面除雪清理后,我才可以出帐篷!
今天除了出去上了一次厕所外都在帐篷里休息,外面天气一时晴一时雪一时冰雹,希望明天天气晴好! 夏尔巴Jamling通知明早2点半出发冲顶!
下午血氧74 心率95

7月15日 冲顶列宁峰
昨晚前半夜C3外面还是风雪交加,一直担心凌晨是否可以冲顶,结果没敢睡!半夜1点看帐篷外面雪停了,只有风,还有一轮明亮的月亮 !赶紧起来烧水吃东西,收拾装备。凌晨2点半出帐篷,附近帐篷有几人已经出发开始冲顶了。我赶紧喊Jamling起来,Jamling没想到我真的要去冲顶,匆忙出帐篷穿装备; 喊Meiling,她说她不去冲顶。于是我和Jamling 3点出发!踏着厚厚的积雪,跟着刚才几位的脚印走,气温实在冷,冻得我打哆嗦,走了半小时左右,前面4位陆续都返回了。 Jamling在前、我在后面继续前进。4点半左右爬上一个山头,有些风吹过来,我拿出手机测了一下海拔6200米左右,我建议避风等天亮后容易找路,Jamling怕耽误时间没停下来,继续找路前进。5点天亮了,我们带上雪镜,今天我带了一个套头帽,哈在护脖的热气上升导致雪镜一片模糊看不清路,我跟不上Jamling的速度。后来只能停下来,在Jamling的帮助下换了备用的UVEX雪镜才把问题解决。我们继续爬升了1个小时,眼看就要翻过第二个山头,此时突然狂风大作,到处飞雪,我们被吹的站立不稳,只好窝在山脊坳处避风,估计风速不低于30公里每小时。我俩避风10分钟左右,看风不会停止的势头,一致认为生命重要,果断放弃登顶下撤!此时早上7点左右,已经到了海拔6400米处。冒着刮风,9点返回到C3.
攀登到了圆圈的位置后下撤
回到C3帐篷整理装备下撤的时候,我发现两只手有6 个手指疼痛,应该是冻伤了。当天中午12点半和夏尔巴Jamling与队友Meiling下撤到5300米的C2,傍晚17点半下撤到4400米的C1。到了C1营地有3个手指鼓起水泡,确定了是轻度冻伤,不幸中的万幸。
次日7月16日上午徒步4小时返回BC大本营,又见到了Sagi和俄罗斯老大爷等熟悉的面孔。列宁峰攀登结束!
7月17日从列宁峰大本营过境回到新疆喀什。
7月19日回到了四川成都。

6
经验总结

列宁峰攀登正如这里的很多人所说,关键在天气,重要的是心态。同组的4人,只有我尝试过冲顶,攀登期间接触到30人以上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攀登爱好者止步于C3,铩羽而归,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坦然接受。行走在列宁峰的路上,每天都会遇到成群结队的来自世界各地徒步爱好者、攀登爱好者和高山滑雪爱好者,见到了各种类型的攀登方式。列宁峰以它的包容度、开放性接纳世界的户外爱好者。经历了列宁峰复杂多变的气候和严酷的高山环境,未能登顶是个遗憾。
这次攀登给自己留下非常深刻的教训。首先是没有高度重视列宁峰,在信息收集和准备工作上还是不够细致,列宁峰的天气变化之快和攀登强度远超预想,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其次是对登山的风险认知有待加强,虽然自己属于谨慎型的登山爱好者,但是这次自己的手指轻度冻伤暴露出对登山风险认知的不足;最后是登山管理和向导问题,此次攀登暴露出组织方登山管理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提供的天气预报信息不准确、配备的高山向导服务意识缺乏等。
https://v.qq.com/x/page/d0862uqg6q2.html
冲顶下撤时候拍的视频
[flash=800,600]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y0905uba2fs[/flash]
列宁峰攀登考察归来后,最近陆续有国内山友咨询攀登报名的事宜,玛夏布鲁秉承为中国户外爱好者提供便捷的海外登山服务的理念,经过和列宁峰当地攀登服务公司-中亚旅行(Central Asia Travel) 协商,2019年8月份还处于列宁峰的攀登旺季,特此给中国登山爱好者开设特别报名通道,中国登山爱好者可以直接报名参加该公司今年8月份的列宁峰攀登活动,玛夏布鲁方面将予以配合,无偿提供信息咨询和相关的联系沟通协助!
详细请参见链接 7134米列宁峰 中国登山爱好者2019年8月报名特别通道!
https://mp.weixin.qq.com/s/atXmimJj3Y6vhOmSsN2cwA
德国队友分享的照片
一位队友,英籍华人又重新返回列宁峰, 终于成功登顶了,她发过来的照片和视频。 ( 本文作者 : 老唐_131 )
早上7点早饭,称重马匹驼运到C1的包,我的驮包只有10.5公斤,3美金1公斤合计31美金,同组的其他3位队员让马驮的物资都在20公斤上下,他们特别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我把重的物资技术装备和食品等自己背,穿高山靴去C1,轻而体积大的睡袋防潮垫羽绒服等让马驮......